主页 > Y车生活 >任何小事中,都能发现趣味 >
  • 任何小事中,都能发现趣味

任何小事中,都能发现趣味

发布: 2020-06-17分类: Y车生活

任何小事中,都能发现趣味

我现在的工作状态,运用的体力比脑力还大。虽然不像披头四的歌词「a hard day’s night」描述的那样,但跟劳力工作者差不多,也是累得「像狗一样」。

每天被截稿期限追着跑,只能睡几个小时,忙的时候,连洗澡都不能超过十五分钟。除了过年和外出收集题材之外,没有像样的休假;身为社长,工作时间却比助理还长。

漫画家是需要创造性的劳力工作者,这样说并不为过,因为我实际感受到,工作时除了用脑,还要驱策身体。

刚出道的时候更是如此。成为自由业后,哪敢拒绝工作?只要有工作上门,不问种类,统统接下。

我帮电视台的综艺节目画过图卡,也就是画在画纸大小的板子上的简单图解,让观众比较容易掌握事件的来龙去脉。

有时候黄昏接到稿约,得画隔天晨间节目要用的二十张图卡,时间真的很急迫,当时没有助理,我一样咬牙接受,一个人熬夜赶出来。

那时候为了维持生计,我毫无头绪的乱接工作。至于本业的漫画,因为觉得新人如果只花同样的工作时间,永远也赶不上职业漫画家,因此下定决心如果职业漫画家每天画七、 八个小时,我就要比他们多花一倍的时间,一天画十四小时才行。

最初接到出版社的连载邀约时,虽然觉得能力和体力都负担不起,还是大胆接下,然后向大学的漫画研究社团招聘助理(内人就是那时来帮忙的学生)。助理们一开始也还不行,无法一下子把工作全交付给他们,所以还是都由我来画;助理协助完成的画稿,我也得再花时间润饰。

总之就是孤军奋战,每天忙个半死,无暇思考聪明而有效率的工作方式。那种「全力以赴的感觉」,在事务所规模稍微扩大的现在,也没有多大改变。

或许有人会认为,这幺忙碌很乏味,感觉不到工作价值。尤其是刚入社会的年轻人,总是被交办一些琐碎的杂事,不能发挥自己的特性和适性,因此累积许多不满。

可是我的看法有点不同。我认为这世上没有无趣的工作,只有「把工作做得有趣或无趣」的问题。

再微不足道的琐碎杂务,都有多用心的空间,只要花点巧思,工作就会变得有趣,也能从中找到价值。

我可不是因为漫画家的工作需要创造性,才这样说。我从年轻时起(包括大学时代的打工),从来不曾觉得工作无聊。

我曾到建筑工地搬运废料和垃圾、用工具刮掉粉刷外墙时掉落并沾黏在栏杆上的水泥块。即使那是真正的肉体劳动,我还是能够在工作中找到「啊! 从这个角度就能刮得一乾二净」的乐趣。

领略这个诀窍后,工作不但变快,也变得好玩多了。我在餐厅打工切小黄瓜时,也发现只要花点巧思,就能切得又快又漂亮。

像这样,从擀饺子皮到使用钉书机,这些乍看琐碎的杂务,都会因为用心而变得有趣。很多时候,你会觉得工作无聊,正因为你不够用心。观察一个人怎幺处理小事,可以正确测量出他的热情和能力;周围的人说不定也都在不着痕迹的观察你如何处理杂务。

无聊的工作,才需要下工夫让它变得有趣。而我认为,那是出色的工作中,不可欠缺的重要作法之一。

摘自《别人是别人,我是我》

任何小事中,都能发现趣味

Photo:LadyDragonflyCC - >;<, CC Licensed.